当白岩松开始为富人辩护时[转]

  从昨天起,杂谈里围绕白岩松在《新闻1+1》节目中的一些言辞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他的主要观点如下:第一,“我们不要均贫,我们不要仇富,否则结果就是大家都穷,我们应该支持一部分先富起来。”第二,“改革开放三十年,最初可能有人钻了空子,富裕来的不那么合法,可是现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富人的收入大多合理合法。”第三,“就算富人真的通过不公平不合理的手段致富了,那么我们要反对的也不应该是富人,而是法律和制度,要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法律和制度,要改变这种法律和制度。”第四,“网络民意不能代表真正的民意,我们太重视网络民意了。”针对白岩松的观点,网友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ID“不一定1”专门撰文对其进行批驳,引来许多网友的支持。
  
  其实,对于小白先生的观点,是根本没有必要逐条去驳斥的。从他本人一贯的言论来分析,他其实就是一个标签,一个名片,他代表了一定的机构,一定的团体,更代表了某个阶层的利益。因此,即使他不开口说话,民众也可以预料到他会是怎样的立场。那么,在人们对这个标签式人物的言论进行过无数次探讨之后,又看到昨天这样的言论,人们应该看出怎样的信息呢?
  
  在白先生所说的“三十年”之前,中国的社会一直是一个均等的社会,虽然大家并不富裕,却基本上平等,那时的人们感觉自己似乎真是国家的主人。国家或者集体的财产,从理论上是有他们的一份的。而从人的本质上说,人对财富的追求是一种固有的属性,没有人会留恋一种“均贫”的社会。但是,当无数农民的土地被无情地征用了之后,当无数城镇居民的房屋被无情地拆迁了之后,当无数国营单位的职工被无情地赶下自己工作岗位的时候,那些靠这部分人的牺牲而富裕起来的人们,怎能不引起曾经与他们同是公民的民众的仇恨呢?人们肯定会经常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以前集体的和国有的东西,现在纷纷远离了我,被一小部分人拥有?我以前的那一份额呢?为什么他们富裕了,我却沦为赤贫?”
  
  对于这样的问题,没有人告诉他们原因,但他们肯定知道一种事实,那就是如今的许多富贵之人,他们的钱来得肮脏且卑鄙。而其中的某一部分人,分明如强盗一般,把本属于他们的那部分东西,通过最野蛮的手段占为己有。对于这样的行为,难道民众没有权利仇视吗?
  
  小白先生应该是个信仰唯物主义的人,他不但应该了解马克思的辩证法的观点,更应该知道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定律。在马克思的思想中,人们早已知道了某个社会里群体与群体之间特殊的关系。作为一个新闻评论员,在做出自己论断的时候,是最应该讲究依据与逻辑的,更应该有一些科学的态度,而不是强词夺理。那么,小白同志的这些言论,且不说是不是与马克思的观点相悖,至少用简单的逻辑原理来分析,似乎也是相互矛盾的啊。小白究竟是想表达怎样的思想呢?为什么不照直说给全国的民众?
  
  而透过小白的言论,人们恰恰可以看到如今的某些现实。小白显然已经成了那些先富起来的人的代表,要想指望小白背弃自己的阶层,而对仇视自己的“敌人”们说出理解的话来,那简直等于在做梦。小白是不可能听任那些没有富裕的人大肆进行仇富的,他本人不同意,他们背后的那个阶层的人更不会同意。
  
  于是,人们终于看清了如下的景象:小白确实是富裕了,而与小白一样的精英们也富裕了,那么他小白代表的那个机构,以及那么机构代表的那个群体,必然也全是先富裕起来的人。小白的话语很清楚地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说,当今社会新的阶层划分已经完毕。在这种新的社会格局中,富人与穷人已经彻底划清了界限,这分明已经成了马克思花费毕生精力研究的那个社会。

原文见广州老农的博客willinew.blog.tianya.cn

类别: Gossip. 阅读(25). 订阅评论.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ava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