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对于他人的意外死去竟然如此的冷漠

    今天早上,我乘坐334去上班,车行至科苑北十字路,值红灯而停了下来。我看着前方,感觉比往常多了两三个人(要说也很正常的,看那边的人也没什么异样),但当时不知怎地我感觉有发生了什么情况,于是眼光扫了一下斜对面一辆大货车(看上去也就是停在红灯线前等着过马路),猛然间我看到货车的后轮靠前处躺着一个人,当时也不禁不住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那人身旁有几个东西,是内脏?

    我不能再看下去了,视线立即收了回来,眼望着车顶,我不是怕晚上做恶梦不去看,而是实在是不忍心看。我意识到,是车祸!可怜的人,一定是在十字路处,还没等红灯亮或者是从本不该他走的路线穿越马路时,被大货车的前轮从身上碾过了去。上班的时候,他(她)或许也是和我们一样,为了生活,匆匆赶去公司,也许汽车从身上经过的时候,还没听到车轮的声音,生命瞬间就消失了。

    此时车里人似乎还没有几个人看到斜对面发生的惨剧。等到我们所乘坐的公车经过大货车旁时,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向那边看了多少眼,因为我一直看着车顶。过后就有车里人在不停的议论各自所看到的。“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站在我身旁的售票员说,“上次我在这里看到一个人,头被车压得像饼干一样”,然后又问坐在我对面的一位乘客,“有没有看到,这么好的事情也不叫我看一下”。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天啦,什么是好事情,我当时就想冲那个售票员叫起来,死人也是好事情吗?如果是你被压死了呢!却因我的性格把想说的话压了回来。心里面只感到许多悲凉,为什么旁人对于他人的意外死去感觉是这么的轻松,仿佛只当是电影中的一幕,幸许还会带来些娱乐。为什么不能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来看待他人的生命,也许他(她)的家里有嗷嗷待哺的小孩,也许他(她)的收入将支撑着一家的生活,他(她)的意外将给亲人带来多么大的打击与悲伤。

    “上次我在这里看到一个人,头被车压得像饼干一样”,那位售票员又在说。其他人谈论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可能那个售票员看过类似的事情太多了,心里早就麻木了,头被车压得像饼干一样的惨景看过了,还想说上几遍?。常年在车上的她难道只有在看到路上的车祸才能带给她某种快感。看那售票员,女士,20来岁年纪,心理怎么就有点被扭曲了,还是我想得太多了?--本来就是常人!

    在长城公司站下了车,走去公司的一路上我都在想刚刚发生的事情。有多少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还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实在的东西。

    也联想到,在学校里时,同学们喜欢围观两个同学的打架,称之为免费香港武打片,当看到抓眼睛咬耳朵会是什么感觉;有些人走到社会上也喜欢旁观他人打架斗殴,当打到血肉横飞时不知旁观者会是什么感觉,只是会想到,反正碍不着我!我是不喜欢凑这种热闹的。

类别: Gossip. 阅读(32). 订阅评论.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