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在等着你----世上没有加班这回事


维也纳在等着你

几年前,我与南加州一个大项目的项目经理交流各自的艰辛历程。他开始叙述将项目和疯狂的时间表压到他下属的身上产生的影响。一是发生的两宗离婚案,其中原因可以直接追溯到与他的人经常加班有关;再者就是一个员工的孩子吸毒,其中原因可能是由于在过去的一年里,孩子的父亲太忙,未能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最后,测试团队的负责人又神经崩溃。
在他继续叙述这些可怕的事情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此人一直在炫耀他这种奇怪的工作方式。你也许怀疑,如果再有另个一两个人离婚和一个人自杀,这个项目原本会取得圆满的成功,至少在他的眼里是这样的?
――TDM

每当谈起"聪明地工作"这一话题时,一个很普遍的感觉就是,现实世界中的管理就是在更大程度上以员工的生活为代价,让他们更努力、更长时间地工作。经理们总是不停地吹嘘他们的员工的加班时数和能从这些人身上榨取更多时间的小把戏。

使用西班牙人理论的管理

很久以前,历史学家们从各种不同的价值理论中形成了一个抽象的结论:西班牙人的理论坚持认为地球上只有一个固定数量的价值,因此通向积累财富的道路就是学会从土地或者从人身上更有效地榨取财富。而英国人的理论认为价值可以通过天才和技术创造出来。因此英国就产生了工业革命,而西班牙人就转动起了车轮,开始开拓疆土和剥削在新大陆的印第安人。他们从海上运回大量的黄金,他们的所有努力带来的却是通货膨胀(太多的金钱追逐太少的有用货物)。

西班牙人的价值理论依然生机勃勃地活在各处的经理们的心中,每当他们谈到生产力的时候,你就看到这一点。生产力应该意味着用一小时的工钱榨取更多利润,两者之间有很大的不同。持西班牙人的理论的经理梦想通过不付钱要求员工加班加点的简单手段达到新的生产力水平,他们将一周所要做的任何工作除以40小时,而不是员工实际投入的80或90小时。

确切地说那不是生产力――那更像是欺骗――但对美国的经理来说这是一种艺术境界。他们威逼或哄骗他们的下属延长工作时间,他们给下属的印象是交货日期是多么重要(即使这个日期可能是很武断的;地球不会因为你的项目迟了一个月完成而停止转动)。他们欺骗手下人接受毫无希望实现的时间紧迫的进度表,让他们带着愧疚的心理,牺牲一切以满足这个进度表的要求,并且竭尽所能地使手下人更长时间、更努力地干活。

来自后方的一句话

虽然你的员工在办公室也许被"更长时间、更努力地工作"这句话所影响,但从他们家里听到的是完全不同话语。在家里听到的是"生活已离你而去,你要洗的衣服堆满了壁橱,你的小宝宝没人抱了,你的配偶开始朝其他地方张望。旋转木马的人生只剩下一圈了,只有最后一次中奖机会了,如果你把你的生活用到COBOL上……"

但是你知道,当实情被告知之时,
你或许能得到你想要的或者你只能变老,
在你还未走到半道之时,你就要被淘汰出局,
你何时意识到――维也纳在等着你?
――《陌生人》(The Stranger)比利•乔尔

维也纳在等着你,在比利的歌词里,就是你人生之路的最后一站。当你到达那里时,一切都完了。如果你认为你的项目组成员对如此沉重的话题一点也不担心,请你再想想,你的下属很清楚上帝赐予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短暂的,他们也非常清楚有比他们正在从事的这种愚蠢的工作更为重要的事情。

世上没有加班这回事

对于领薪水的员工而言,加班是天真的经理想像出来的虚构之物。噢,为了在星期一的最后期限完成工作而在星期六加班几个小时可能会有点好处,但是那总是伴随着一个相等时段的补偿性"减班",弥补上他们生活中因加班失去的部分。对应于1个小时的加班,或多或少会有一个小时的减班。从短期而言,这种抵消的方法可能对你有好处,但是从长远角度看,这些好处会被抵消掉。

疯狂的孩子你慢一点,
把电话摘下然后消失一会儿,
对了,你可以放松一两天,
你何时意识到……维也纳在等着你?

正因为持西班牙理论的经理们很大程度上对不付工资的加班视而不见(这些人总是计算1周40小时工时,而不考虑人们实际投入了多少时间),因此对减班也视而不见。你从未在任何人的时间表上看到这一点,那是花在打电话、闲谈或干脆是休息上的时间,没有人能真正工作超过40小时,至少不是连续地和以创造性工作所需要的强度水平进行工作。

加班就像冲刺:在马拉松赛跑中,对那些还有剩余能量的人来说,最后几百码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果你在第一个1英里开始冲刺,你只是在浪费时间。对经理而言,如果试图让人冲刺得太多,结果只会失去人的尊重。最好的员工已经经历过这种事情了:当经理哆嗦说工作必须在4月份完成时,他们知道保持沉默并且转动着眼睛就足够了。然后当他们能够补休时他们就补休,并且以每周实际工作40小时而告终。优秀员工以那种方式做出反应;而其他所有员工则是工作狂。

工作狂

工作狂将加班加点,不需要补休。虽然或许他们的工作效率在降低,但是他们会工作过多的时间。如果给他们施加足够的压力,他们会在损害个人生活的道路上走很长一段路,但是这只是一时的。这样的信息迟早会传到甚至最专心的工作狂的耳朵里:

慢一点,你做得很好了,
在你死前你不可能完成一切心愿,
虽然今晚在边缘线上非常浪漫,
但是何时你意识到……维也纳在等着你?

一旦体会到这一点,在完成了这个项目后,你就完全失去了这个员工。意识到一个人为了不重要的价值(工作)牺牲了更重要的价值(家人、爱情、家庭、青春),这种意识是破坏性的,它会使得一个曾经不知情地做出了牺牲的人寻求报复。他不会去找老板平静而理智地解释在将来事情必须改变――他只是辞职了,这是另外一种耗尽热情和精力的情况。无论如何,他已经离开了。

工作狂是一种疾病,但不是像酗酒那样,只影响几个不幸的人。工作狂更像感冒:每个人都不时地碰到一回。我们在此写这些内容的目的不是为了过多地讨论它的根源和根治方法,而是为了讨论这个更简单的问题:你,作为经理,应该如何与你的工作狂打交道。如果你用典型的西班牙理论的方法最大限度地剥削他们,你最终将失去他们。无论你是多么拼命地需要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项目中,你不能让他们以个人生活为代价来这样做。失去一个好人是不值得的,这一点已超过了狭隘的工作狂范畴,进入到更加复杂的主题:有意义的生产Α?

生产力:赢得战役和输掉战争

下次当你听某人谈到生产力时,仔细听一听说话的人是否用了"人员流动"一词,很大的可能性是他(或她)没有提到这个词。多年来,从听到的关于"生产力"的讨论或看到的数以百计的关于这方面的文章中,我们从没有遇见一个专家谈到有关"人员调整"这个主题的任何事情。然而只谈论一个而不谈论另外一个有什么意义呢?下面评价一下公司在改进生产力方面通常要做的一些事情:

•强迫人们加班加点
•产品开发过程的机械化
•在产品质量上的妥协
•生产过程的标准化

这些措施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潜在地降低工作的趣味性和满意度。因此,改进生产力的过程是在冒险使人员流动辐度加剧。这不是说不付出人员流动的代价,就不能改进生产力。这只是说,无论何时开始达到更高的生产力都需要把人员流动考虑进去。否则,完成的"改进"会与关键人才的损失相抵消。

大多数的公司甚至不保留有关人员流动的流计数字。实际上没有人能告诉你代替一个有经验的工作作人员的成本是什么。并且无论何时考虑到生产力时,似乎人员流动是不存在的或是免费的。数据通用公司(Data General)的"鹰"项目就是一个例子。这个项目是个西班牙人理论的胜利:项目组成员是一群工作狂,他们无止境地、无偿地加班加点,为了把生产力推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水平。在项目结束的时候,实际上所有的开发人员都辞职了,那样做的成本是什么?恐怕没有人能够用方程式计算出来。

生产力必须定义为利润除以成本。利润是可观测到的美元存款和工作中的收入,成本是总成本,包括替换那些由于工作而疲惫不堪的人员的成本。


反复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为一个项目做了一些咨询工作。该项目进展得很顺利,项目经理知道她能够按项目进度表按时提交产品。她被管理委员会叫来做项目进度汇报,她说可以保证产品在最后期限3月1日准备好,完全根据最初估计的时间按时完成。高层经理认真考虑了这一意料之外的好消息,然后第二天又把她叫来,既然她可以按时在3月1日完成,他们解释说,那么最后期限就改到1月15日。
――TRL

对那些信奉西班牙人理论的经理们来说,一张能够真正按时完成的进度表是没有价值的,因为它没有对工作人员带压力。更好的做法是有一张毫无希望、不可能按时完成的时间表,它可以榨取员工们更多的劳动。

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很可能你已经见识过一个或多个信奉西班牙人理论的经理。对他们的目光短浅付之一笑是很好的,但是别以为自己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同场合,不同时期屈从于这种短期策略,给下属施加压力,让他们更努力地工作;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不得不忽视他们效率的降低和由此而产生的人员流动现象,忽视坏的副作用是容易做的。但不那么容易做到的是牢记这样一个麻烦的真理:

人们在受到时间重压的时候不是工作得更好,只是工作得更快。

为了工作得更快,他们不得不牺牲产品的质量和他们对自己工作的满意度。

[Unmi后注] 此篇为《人件》中的一章--维也纳在等待,因在网上找不到现成的原文文字,所以我只能不辞辛劳的一字一字的录入过来,也只因看了这一章有些感触:作为一位IT工作者,真的不愿意加班,莫拿什么"干我们这一行,哪有不加班的"道理来说明加班是应该的,前面那句话本身就是有问题的。IT可以是挨踢,也可以是 I'm tired.

类别: Gossip. 阅读(164). 订阅评论.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avatar